医药分开不能只用一种模式 专家建议补齐短板

www.hnjkw.net 2013-06-21 08:38 佚名  来源:经济参考报 

  导读:整治虚假违法医药广告专项行动开展一个多月来,主要大众传播媒体广告违法率大幅下降,严重违法医药广告数量明显减少,但老年类、文摘类报纸和广播电视报上刊载的医药广告违法问题依然突出。这是记者日前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广告司了解到的。 新华社发

 
 

  按计划,到2015年,我国公立医院将全面推行医药分开。记者采访了解到,部分试点城市卫生行政部门及医院负责人认为,2015年全面推行的时间过于仓促,各地启动医药分开改革政策不能只用一种模式、时间上也难以“一刀切”。

  他们建议,在公立医院运转得到中央、省、市三级财政负担的长效补偿机制保证、药品定价机制进一步完善挤压药价流通水分、医务工作者真正实现按劳分配的基础上允许各地充分自主试验,探索出真正符合各地情况的医药分开模式,以此撬动整个公立医院改革。

  政策无法“一招鲜”

  记者在17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调研时了解到,由于种种担心、顾虑,有些城市尚未下决心开展改革;有的城市改革进程中又出现了新问题,涌现出许多新的看法和意见。

  一些地区卫生行政部门、公立医院院长等担心,改革这一机制,将涉及医疗行业的方方面面,推行“医药分开”阻力很大、困难很多,舆论敏感,担心出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 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等专家表示,医药分开是公立医院改革的重中之重,我国应该用“政治制度优势推进医改”。比如有的地方提出,医疗卫生工作不仅是一项业务工作,更是一项政治责任,党政负责人靠前指挥,亲自抓医改,医改推进速度就快。因此,各级政府部门、医疗机构需明确医改的价值取向,形成改革共识。

  当前,医药分开虽取得一些进展,但目前患者对医药分开措施的感受还不深刻,而且在医改推行的过程中,还出现了一些新问题。部分城市卫生行政部门及专家学者表示,全面推行医药分开,是历史必然趋势,但时间却不宜“一刀切”。他们希望给试点城市更多探索和积累经验的时间,然后再考虑分地区分层次逐步推行。

 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钟东波、陕西宝鸡市医改办主任万正斌、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副院长肖平等建议:一、卫生行政部门要对医药分开不同模式的利弊得失、适用条件进行总结评估,便于以后推广,但我国各地差异很大,难以全国“一刀切”地推进某一种模式,应当允许多种模式存在;二、我国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差异较大,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,在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地区可以重点选择试点城市和医院,在政府的推动与扶持下由点及面逐步推行;三、在经济条件较好地区则应在各级医院全面推开医药分开,以避免部分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,形成价格洼地致就诊人数激增的现象。

  补偿机制亟待完完善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基层医务人员普遍反映,最近几年,医生的职业吸引力和社会美誉度出现较大程度弱化,部分医生对职业的满意度下降,造成医生对医改持消极观望情绪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和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副院长肖平等提出,加强对“以药养医生”现状的全面治理,同时提高医生收入使之合法化、阳光化。政府需要创造条件让医生有尊严体面的工作生活。今后医改方案设计应让医生有较高社会地位和体面收入。

  陕西宝鸡、湖北鄂州等多地卫生行政部门、医院院长建议,把现在药品流通采购、过度医疗环节虚高的费用挤出来,直接补偿给医生作为福利待遇。同时也要对医生进行更严格地监管,如果在提高医生待遇的情况下他仍然拿回扣,必须严格查处。

  目前,国家财政投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重,全国平均不足10%。各地“医药分开”难题大同小异,核心是“差钱”。一些地方官员表示,目前各地医改中政府已将乡镇一级人员工资纳入财政预算,而村卫生室的财政补偿问题仍悬而未决,此时推进公立医院“医药分开”,财政压力巨大。

  鄂州市卫生局长麻琦表示,上规模的医院每年都有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药品利润,所有的医院加起来就是天文数字,“中央财政无法承担、地方政府更无法承担。”

(责任编辑:曹蒙蒙)